韩觉把事情交代完,离开工作室的时候,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很黑了。https://今天一整个下午阴云密布,却始终没有下雨,晚上气温凉飕飕的,警告人们现在还在寒冬。韩觉打了个冷颤,紧紧裹住从大理一路穿过来的薄外套,立马钻进车里。

  “老板,现在是回家还是直接去大理?”小周问。

  韩觉把额头贴着冰凉的窗户,懒洋洋答:“先去弄点吃的。”

  他晚饭吃的是快餐,现在放松下来,感觉跟什么也没吃过一样。

  韩觉看了看手机,章依曼已经发来了两条信息。第一条是说她已经比完了赛,接下来要等投票结果。第二条是问他是不是要在魔都多待几天处理事情,慢慢处理,不要急,她会在回家里照看情人节的。

  韩觉笑了笑,回复完信息后收起手机。小周刚才说错了,应该问,现在是去魔都的房子,还是去家里——有章依曼和情人节在的地方,对韩觉来说才叫作家。

  “订机票吧,今晚就走。”韩觉跟关溢说。

  小周听到了不免有些惊讶解决问题的效率:“这就可以走了?”

  韩觉说:“只是方向定好了,接下来你关师父负责后面的事。”

  小周连忙问起商讨结果。

  关溢在订机票,不太想理会小周,韩觉就大致讲了讲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下午和章依曼打完电话之后,韩觉回到会议室,把方才的决定跟大家说了出来。

  首先拒绝黑客,不交付赎金。之后是主动公开素材,让人免费下载,未公开曲目混着提前发,名义是给章依曼《歌手》提供选择。

  大家听完之后马上展开讨论,很快列出以下几点宣传方向:《暗网》和黑客、慈善、韩觉章依曼秀恩爱、韩觉强硬的个性……再偏一点的话,还可以把这样的操作联系到《i aa singer》时期,顺势曝出【韩觉和顾安是同一个人】这样的消息掩人耳目。

  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这次的危机到这里也就结束了。但谁让他们有个悲观主义老板呢,耳濡目染下,在没能想出最糟糕情况时的解决方案前,大家谁都没想过下班。

  大家吞云吐雾地思考起最坏的情况出现时该怎么办。假如网友还是眼尖,还是发现了歌词里的不对劲,并在有心人的推动下顺利形成声势,那他们最终还是要面对两个问题:品牌代言和翁楠希。

  张近山此时终于肯把事先想好的对策说出来了。他的计划里有一部分和韩觉的一样,“把素材公开供人免费下载。如果有用户选择正常付费,那这些收益将用作慈善”,但其他不同的部分是,“如果事情发展偏离方向,我们可以借机把这些年的慈善记录公开。一是可以转移注意力,二可以扭转负面印象,之后假如跟翁楠希撕起来,我们占优。”

  严诩表示赞同,说大众遇到公众人物吵架的时候,并不一定选择支持有理的一边,他们只会支持对他们来说更熟悉的人的一边。他们觉得你是好人了,你之后只要不犯大错不被抓到证据,你就会一直是好人。

  韩觉不是一定要匿名才能做慈善,之前默默行事,只是不愿声张,但公开了也有公开行善的好,至少能号召更多的人把儿童问题注意起来,这样的话,韩觉也不介意“沽名钓誉”一回。

  但他现在只是疑惑:“问题是我以前可没那么好啊。互联网是有记忆的,我以前节目里打人的视频现在还有人在传,大家对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坏人,之后说做慈善去了,只会让人觉得在洗白吧?”

  “不要紧。你再怎么‘坏’都没关系,关键是比翁楠希‘好’就行。”严诩说:“这跟【熊追人】一样,你不用跑得比熊快,你只要跑得比边上的人快就行。翁楠希以前在网上风评也不好,各种传闻到现在都还没停,我们到时候随便炒几个就可以……”

  “千万别那样做。”韩觉打断了严诩的发言。

  大家纷纷看向韩觉。

  韩觉说:“和她这个人无关,我只是觉得用【荡.妇羞辱】攻击女性,实在太下作,也太低级了。”

  张近山欲言又止,最后想说什么却没说。

  秦晓彤和关溢则十分平静,仿佛对韩觉的话毫不意外。

  严诩盯着韩觉那双认真无比的眼睛,想了想,还是没说,舆论战不是请客吃饭,事情涉及到两方利益,是战争,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。他只是毫无异色地点了点头,就仿佛他刚才作为一个尽职的服务员,问客人要不要香菜,而客人说不要而已。

  作为娱乐圈的公关人员,严诩各种脏毒手段和人性的阴暗都见识过不少,韩觉可以说是他负责过的客户里,最干净单纯的一个了。韩觉的坚持虽然有些天真,但他并不讨厌。更何况公关作为服务行业,他的工作就是按照甲方的要求,尽量把事情做到最好。

  严诩说:“行,你做过的慈善里有很多文章可以做。而且到时候也不一定就会开战,未公开曲目如果没有被抓出来的话,翁楠希就没有理由跟我们吵了。”

  大家点头,祈祷最好不要到那一步。就算到了那一步,有代表【艾都】的章依曼主动交涉,交涉不成也是二打一,胜算大得很。

  最后一个问题是代言问题,顺利的话也很好解决。

  当严诩知道韩觉每年用于慈善的金额、已经修建的儿童福利院、已经修建的希望小学、以及【营养午餐】慈善活动后,表示这些宣传出去后,品牌代言那边也不用担心了,如果操作得当的话,甚至可以和官方合作。

  对策定好,大家终于可以下班了。剩下的工作就是各自进行准备和动员,分阶段开始进行预防。大家各司其职,该干什么一点都不陌生,毕竟去年十月份有过一次次预演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我呢?那我呢?”小周热切地向关溢讨要工作,也想在这件事里出一份力。

  “你好好开车就行了。”关溢说。

  小周感觉受到了侮辱,大为不满,说:“我现在难道开得不够好吗?看我来个漂移!”说完就伸出手去。

  在小周伸手的同时,关溢也伸出了手。

  “赢了!”小周感受着手心的触感,欣喜若狂,觉得自己这两年的司机没白当,手速竟然超越了关师父。

  但下一秒,小周感受到自己的右边耳朵似乎长了个什么东西。

  “慢慢地把两只手放在方向盘上。”关溢手指微动。

  小周心灰意冷,胆气全无,只能老老实实开车,再也不敢提什么漂移,什么排水渠过弯。

  关溢转头跟韩觉说机票的情况:“最近的一趟在十二点左右,距离现在的话……还有三个小时,买吗?”

  韩觉点头:“买吧。”

  小周说去机场一个小时不到,问韩觉剩下的两个小时怎么办?

  韩觉想了想,说去【火种】看看。

  小周跟车夫似的吆喝了声“好嘞!”,随后方向盘一打,轻车熟路地把车开往【火种】。

  电视剧《黑镜》已经杀

  --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开光密史-1只为原作者关乌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乌鸦并收藏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新章节